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更多企业新闻
香港大型免费生财图库

新三板首现股权质押爆仓 枫盛阳大股东9成股份遭冻结

  发布于 2022-09-04  

  3月24日,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枫盛阳”,证券代码:430431)公告称,因个人财产纠纷,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金玲持有的3428.16万股枫盛阳股份被法院冻结。其中包含已办理质押股份2570.79万股、未办理质押股份857.38万股。

  而枫盛阳在此前不到11个月的时间里,股价从最高点24.3元跌至最低2.19元,在停牌前收盘于2.85元,跌幅近9成,其质押股票也已跌破质押价,公司紧急停牌,一位武汉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虽然新三板的股价波动一直比较大,但在股权质押上,这或许是新三板首例股权质押爆仓案例。

  值得关注的是,枫盛阳股权是在恒普金融进行的股权质押业务,爆仓之后由此引发的连环冲击波或波及到“明天系”P2P恒普金融。

  3月25日,长江商报记者联系到枫盛阳指定的对外电话,对方却称自己对所有事情一无所知,而在恒普金融的官网上,一款名为“新三板【枫盛阳】股权质押-512091”的理财产品仍然排在第三位,状态显示“正在还款中”。

  3月26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P2P平台从事股权质押融资业务,其实是通过P2P平台将质押的股权进行再证券化、并出售给一般投资者。因此,利用P2P平台进行股权质押融资在整个市场情绪不稳定、信心不强的时候,是存在很大风险的,特别是新三板市场目前交投不活跃,即使跌破质押底价、也可能因为缺少流动性而导致巨亏。所以,除非P2P平台或其股东提供第三方担保,否则P2P平台或其股东只有自己买下质押的股权以保证投资者不受损失。

  事情源于2月26日晚间,枫盛阳主办券商华龙证券发布公告称,发现枫盛阳股票价格在2016年2月25日较前日下跌16.26%之后,2016年2月26日较2016年2月25日继续下跌10.29%。

  对于枫盛阳股价异常波动情况,华龙证券称,通过多种沟通方式,积极联系枫盛阳的相关工作人员,截至目前,未获得有效信息,“相关人员表示枫盛阳还在对股价异常波动情况进行调查,尚未取得明确结论。”

  2月29日,该股票上午下跌6.56%之后宣布紧急停牌,当天收盘价仅为2.85元/股,已跌破质押价,较2015年4月最高股价已经跌了近90%。

  而按照枫盛阳2月29日公布的业绩,2015年公司业绩同比呈上升状态,营收最高可达1.84亿元,净利润最高或达2928万元,同比涨幅分别为11.74%、24.34%,对于枫盛阳股价一路走低,业界也十分不解。

  多位券商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枫盛阳的基本面并未出现明显的变化,大跌的原因应该是部分投资者减仓时因流动性原因引发了股价的剧烈波动。

  枫盛阳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公司正在正常运营,有异常会发布公告,一切以公告信息为准。”同时,对于主办券商发布公告提醒风险一事也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跟主办券商进行沟通,近期会有公告发布,投资者近期可以关注。”

  不过,记者发现,其招股书等公开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在枫盛阳挂牌交易前的2013年末,货币资金余额多达4797.95万元。挂牌交易之后,公司又分别在2014年7月、2015年5月和9月实施了3次定向增发,合计募集资金超8000万元。此外,该公司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也分别高达2355.07万元和1429.79万元。

  这些经营积累和资本运作,本应当给枫盛阳带来相当大的现金来源。但事实上,从财务数据来看,在挂牌后并未实施过任何利润分配的情况下,截止到2015年上半年末,枫盛阳的货币资金储备却仅剩下1366.73万元。通过经营积累和对外融资获取的巨额资金,并未能够保留在枫盛阳的账户当中。

  从枫盛阳的资产构成来看,占用流动资金最多的项目是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其中应收账款在2015年上半年末高达8528.49万元,是2013年末的1344.08万元的6.35倍;但另一方面,公司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的销售收入为8903.05万元,相当于2013年全年的1.13倍。可见,枫盛阳的应收账款增速明显超过了销售收入增速,从而导致资金紧张。

  枫盛阳的股价在不到11个月的时间里暴跌了近9成,不仅套牢了此前3次参与定向增发的机构和个人,还将“明天系”证券公司恒泰证券旗下的互联网借贷平台恒普金融拉下水。

  枫盛阳披露的公告显示,2015年12月26日,公司创始人及第一大股东刘金玲向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质押了1000万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六分之一,质押期限为收到借款之日起半年。

  紧接着,恒泰普惠就在今年1月5日推出了一款名为“新三板-枫盛阳-质押-512091”的理财项目,同时根据该项目的介绍借款人系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以其持有的1000万股股权作质押,借款3000万元。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4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主营互联网借贷业务,其运营的网站为恒普金融;恒泰普惠唯一的出资人为“恒泰先锋投资有限公司”,而恒泰先锋是恒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而恒泰证券在2015年以“恒投证券”为股票简称登陆香港资本市场,股票代码HK01476,披露的股东正是“明天控股”及旗下中昌恒远及上海怡达等公司,“明天系”为实际控制人。

  2月17日枫盛阳公告,刘金玲再次质押33万股,占总股本0.54%,并解释称本次质押是根据刘金玲与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规定所做的补充质押。至此,刘金玲在质押给以及补充质押给P2P平台“恒普金融”的共计1033万股。

  该理财产品借款期限为6个月,预还款日期为2016年7月5日,预期年化收益率8.1%。该项目在上线当日很快满标,两位投资者分别认购1000万元和2000万元。给予这两位投资者的风控保障是,融资方以其持有的1000万股【枫盛阳】股权质押为本项目提供增信。同时,质押股份转托管至恒泰证券并办理相关质押手续;项目设置补仓线元。

  “新三板股权质押融资容易爆仓的最主要因素是流动性差,无法形成持续稳定的交投,因此股价不具备客观公允性,很容易因为大幅波动触及平仓线。”沈萌认为,与A股相比,新三板的股权质押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该恒普金融专注于新三板股权质押融资,即由A股股东、新三板股东作为融资主体,以其持有的A股股票和新三板股权质押为项目作增信,在平台上展示其融资需求。其大多新三板项目年化收益率在8%左右,单笔投资金额高的两三百万,低的只有100元,而出于对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考虑,新三板直接投资门槛一直是500万元。

  目前恒普金融网站上共有7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0个股权质押项目,除了枫盛阳,还包括硅谷天堂这样的市值大户。

  针对暴跌导致质押股票市值缩水的情况,恒泰普惠本来可以继续要求刘金玲补充质押股份。然而,就在枫盛阳停牌之后,刘金玲又在3月4日实施了一宗股权质押交易,将所持的1471万股股份质押给了自然人张慧。至此,刘金玲累计质押股份数量达到2958.6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77.53%,剩余可用于质押的股份市值已不足2500万元。

  而随着3月24日刘金玲所持有的九成股票被司法冻结,恒普金融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风险控制并不好做,出现这种问题也代表这个P2P平台并没有做好尽职调查,P2P平台最应该采用的是走法律程序。当然,如果一个P2P的产品流程非常完善,平台完全可以要求项目的担保方对此进行赔偿。

  沈萌认为,利用P2P平台进行股权质押融资在整个市场情绪不稳定、信心不强的时候,是存在很大风险的,特别是新三板市场目前交投不活跃,即使跌破质押底价、也可能因为缺少流动性而导致巨亏。所以,除非P2P平台或其股东提供第三方担保,否则P2P平台或其股东只有自己买下质押的股权以保证投资者不受损失。

  恒泰普惠只能期盼枫盛阳的股价在未来出现上涨,以提高其理财项目的增信额度。对此,上述券商人士却表示忧虑:“枫盛阳大股东质押率太高,包括此前参与定增的投资机构,以及提供股权质押贷款的恒泰普惠,在这样的条件下,又有多少投资人愿意参与?”

  枫盛阳停牌时的股价已经跌破了补仓线,融资人是持续补充标的物还是提前还款,化解当前的危机,外界尚不得而知。不过,在宋清辉看来,按照相关的规定,P2P平台作为信息中介,他们可以引导投资者通过法律方式对实施股权质押的公司进行起诉,尤其是在质押期限到期后追偿本金以及投资收益。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许多新三板的企业往往处于快速发展期,其股东或上市公司本身对资金的需求一直较为强烈。很多新三板的企业为轻资产类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的时候并没有很好的抵押物,因此股权便成了这些企业股东为数不多的可利用资源,而通过质押新三板股权来获得融资已经渐渐成为新三板的常见模式。

  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新三板企业的股权质押次数为248次,而这一数字在2015年增加至648次,增长161%。时间进入2016年,截至目前,股权质押融资的次数超过了300次,超过2014年全年,也较2015年同期大幅增加。

  沈萌认为,在目前新三板股权质押不成熟的状况下,还需要通过增加投资者规模、放开做市商资质,提高交投活跃度,从而完善股权质押的融资功能。